王者荣耀女性|王者荣耀活动中心2019
  • 送禮物
  • 打賞
  • 上一章
  • 下一章
  • 江上梅花醉第31章   手勁

    第31章   手勁

    作者:梅雪飛    

      29 手勁

      梅天嬋進家門時,身后跟著一個人,坐在門口納鞋底的汪鳳雛眉頭皺了起來。

      “姆媽,這是劉姐夫的司機小竹,送傲雪姐和我們一起回來。”梅天嬋笑嘻嘻地對汪鳳雛說。

      汪鳳雛站起,握著針線鞋底,擠出一個笑臉,招呼小竹:“小竹稀客呀,勞慰你把她們送回來。”并不把人往屋里讓。

      田巧珍快步從廚房出來,將小竹讓進客堂:“你請這里坐,我們馬上沏茶來。”

      竹枝寒端端正正地在八仙桌旁坐下,把帽環圍在左手手臂內,放在腿上,說:“嫂子不用客氣。”

      竹枝寒穿著一身合體的正式裝,不光個子高,樣子端正,脊背挺直,臉孔還很方正耐看,五官無可挑剔,有股子向上沖的氣兒,就是與一般人不一樣。

      多年前金埔學校畢業的那個人,當年也是這般年輕,這般英氣勃勃。

      汪鳳雛想起當年的夜晚,夜風吹起當年的衣襟鬢鬟,那指尖上的余溫不在,腮邊紅云也早已不在,不覺心里黯然神傷,臉上卻平淡如故,走進房里坐下,拿著鞋底發呆。

      梅天嬋不會跟著這個人走吧?是不是命運幽轉,母親和女兒命里注定暗中在同一條河流里,無論順水逆水,都會被時光無情地推到同一個漩渦里?

      小竹本名竹枝寒,給領導開吉普,今天被梅傲雪抓差,也去參加魚水聯誼會,趕巧就遇見也被梅傲雪抓去聯誼會上唱歌的梅天嬋了。

      梅天嬋神色愉悅,坐在竹枝寒對面,聽他聊著,約摸有半個小時了。

      正在這時,從后院直接進來一個人,梅天嬋一看,愣住了。他怎么在這里? 原來松風清在廚房里陪梅中圣喝酒閑話,聽見前面一疊人聲,知道是梅家來了新客人,主人不引見,梅中圣也沒有動身會客,料想不重要,也許會說句話站一站就走,松風清也就沒起身,繼續給梅中圣篩酒。

      半天過去了,梅天嬋和她姆媽嫂子都還陪著那個客人,松風清心里覺得有些不同尋常,到前面堂屋來看動靜。

      好家伙!天井外面停著一輛高大的吉普,好威風神氣!松風清聽見里面竹枝寒年輕清亮的聲音,感到自己受到了莫大的威脅,又見梅天嬋一直不到后面去見自己,心里十分惱火,雖然兩人關系沒有挑明,也沒有正式托媒人提親,我在追你,你卻跑出去玩了一天,回來又在陪別人,你這不是明擺著看不起我嗎?

      松風清站在門口,把進門的光線完全堵住了,客堂一瞬間暗淡下來。正在談話的兩個人也不覺住了口,向門口看過去。

      竹枝寒看見松風清,不知他是梅天嬋什么人,微笑著向他點點頭,回頭看梅天嬋一眼,以為她會介紹,卻見梅天嬋扭頭看著她自己左上方的墻壁,一臉不理會的樣子,而田巧珍不知什么時候已經不在屋里了。

      竹枝寒倒是從松風清的眼里看到了敵意戒備,不知這人怎么回事,是什么人,也就分散眼光,看他怎么言語。

      “天嬋,你回來了?餓了沒有?在等你吃飯呢。”松風清問,“這是哪里的客人?”

      梅天嬋:“小竹。”

      松風清眼珠子轉了幾轉,瞟了竹枝寒幾眼,看竹枝寒轉過頭朝自己這邊看過來,嘴角彎起來笑意:“原來是你!失敬失敬!”口里一邊說,臉上一邊活躍起來,眉眼笑彎,嘴角笑開,一邊伸出手去。

      竹枝寒站起,軍帽依然彎在左手腕里,伸出右手和松風清緊緊握在一起。

      “你好!我叫竹枝寒,大家都叫我小竹。幸會!”

      “我叫風清,才在后頭吃飯。”

      兩個人暗暗試起了對方的手勁。

      一個握斧頭砍木材,一個握方向盤開車。

      英雄對好漢,一場暗戰。

      一對大手,絞在一起,越絞越緊,兩人笑臉相對,眼睛里笑意里射出的對壘和敵意毫不遮掩,筆直地向對方瞳仁深處發射進去。

      用力太大,笑容逐漸僵硬。

      “哎,你們客氣什么呀?都坐下吧!”梅天嬋說道。

      梅天嬋對竹枝寒說:“這一位松師傅,是我哥他們一起包活兒做新屋的木匠師傅,來家里找我哥哥。”

      竹枝寒心里的疑惑解了,臉上笑意放松,手上的勁道緩下。

      松風清聽見梅天嬋這樣介紹自己,心里有些不喜歡,手上覺察到竹枝寒的手勁見小,不再使勁,也松開手指。

      兩人指力卸下,指肚摩挲過處,暗暗警告對方不可輕舉妄動,小心,我不是好惹的,同時兩人嘴角都浮起淺笑,客客氣氣請對方入座。

      座間氣氛漸漸輕松,松風清善于咵白,話題多,談鋒有趣,說起鄉間青年人的故事能引起大家的共鳴;竹枝寒單純些,言談簡潔,但是他講起不為外人知道的軼事引發了兩個社會青年的好奇。

      兩個人繪聲繪色互相講起他們的經歷見聞,梅天嬋在對面笑著聽,眼神兒明明滅滅,都在竹枝寒那個方向。

      田巧珍守在隔了一層杉木板壁的另一間堂屋里,聽著三人的動靜,對汪鳳雛擺擺手,示意沒事,不用擔心,汪鳳雛愁苦的皺紋才舒展開來。

      天色漸暗,汪鳳雛要田巧珍借機會開口打發那兩個人走。田巧珍說有點難辦,那兩個男伢都在斗狠,看似講得高興,你好我好,其實都在梅天嬋面前標榜自己貶低劃糊對方呢,這一時難解難分,只是比剛才比手勁要文雅一些些。

      確實不能再讓他們這么斗法了。

      田巧珍笑吟吟地走進去,打了一個大哈哈:“哎呀,好熱鬧噢!今日當家的人不在,這時候了還不回來,簡慢兩位了,沒茶沒飯的!”

      兩個青年人心里明白,當家嫂子這是要送客了,當下都看梅天嬋一眼,起身向田巧珍道謝,一邊謙讓著,一邊快步走出臥室的朝天門,向坐在階沿的汪鳳雛和梅中圣告辭。

      松風清請竹枝寒先動身,竹枝寒得知松風清家住江水南岸,回去還要過江橋,路途遙遠,請他順便搭自己的車回家,自行車就掛在吉普后頭,不礙事。

      松風清想了一瞬,笑著答應了。

      一陣風似的,這兩個大麻煩一溜煙兒走了。

      田巧珍心里知道,以后的日子,不會太平了。

      梅天嬋紅艷的臉上,熠熠生輝,眼睛異常明亮,周身煥發出一道道珠光,像雨后穿透云層的祥光。

      女子的美,大約天生只占三分之一,自身修養也只占三分之一,那余下的美,全靠愛情滋養。面對她不愛的男人,女子的愛情之美永遠激發不出來,就像半開的花朵,在欲開欲綻之時,所有輸送營養的管道統統堵死,所有陽光雨露都被烏云和暴風遮蔽,花瓣難以舒展,一臉僵死的啞光,花枝猶在,蕊散花盡,終被雨打風吹去。而面對她愛的人,女子便是向陽盛開的花,入水遨游的魚,碧空展翅的鳥,晨露也散發鉆石的光芒。

    ×

    發表評論

    溫馨提示:請不要從WORD中直接復制書評,會造成格式錯誤。

    評論
    ×

    贈送禮物

    ×

    打賞

    這本書寫得太棒了!我決定打賞作品支持一下!

    打賞寄語

    ×

    訂閱章節

    已選擇章;需要消費長江幣;
    ×

    長江中文網登陸中心

    ×

    投票推薦

    您還沒有登錄系統,只有登錄后方可進行投票推薦!
    架哦~去賺取積分

    關于長江中文網 | 客服中心 | 榜單說明 | 加入我們 | 網站地圖 | 熱書地圖

   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:鄂網文【2013】0715-202號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:鄂字5號 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:鄂B2-20090118 鄂ICP備09003001號-8

    客服電話 010-53538876 湖北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平臺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百度統計

   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0103號

    王者荣耀女性